2013年6月10日

連想字題 側耳傾聽


橙色、向晚、鏤空燈飾、石榴汁、39度C



側耳傾聽。
——就算是全世界只有我能聽懂的話語。



Side 3124



[我想看見你眼中的景象,看見你心傾的模樣。]

  那是被稱作是「搞丟自己」的休閒活動,或者興趣,或者習慣,說法有很多,但都指稱單一某件長期賴在玖鏡身上的行為。
  他喜歡遠足,是的,遠足,遠走高飛的那種,和世界斷交的那種。

  假如世界可以有盡頭,他說過他想親自去見識看看。
  一片赤橙的色調裡那雙海深幽藍的麗景映不出任何靈魂,屋頂的夕幕籠罩下玖鏡周身一片鬱塞的深藍,那是在很久以前便存在的模樣,菲黎才發現除了無端的不安之外,她飽含情緒更多負載的是心疼。
  她不願意多說她會等他回來此類累贅的話語,除了負擔以外她想不到這類言詞能給在一片鏡湖裡揭起怎樣的漣漪,只是那樣放棄一切的絕望以及同等的冷漠她同樣無法坐視不管。
  菲黎不願意多事,所以最後她只輕扯對方的衣角。

  「要帶土產回來給我,還要拍照片。」
  至少給他一個思念的歸所,給他一個可以思念的歸所。


[滿映你心的空洞泛著巍峨華光。]

  璟嵐喜歡吃山竹,在那個水果還可以進口的時候。
  堅硬的殼像是腦袋,生生掰開才可見乳白酸軟的思維入口消化。
  「那就像是你,鏡(KAGAMI)。」偶然提及這個話題的女性嫣然一笑,端上桌的潤紅顆粒晶瑩飽滿。
  「可是我就算吃了你的腦,也還是無從得知你到底在想甚麼。」

  他記得她說過覺得那種水果像是人肉,要一層一層剝開才能看見血紅的真心。
  玖鏡注視指縫裡嵌滿的果皮,淺淺的笑開十足不以為意。
  支解屍體的他們便是共犯,舀了一勺餵入她口:「不覺得彼此彼此嗎?」
  「那是因為你現在吃的是石榴,不是山竹。」她說,巧笑倩兮的顏像極了怨。

  她知道他也明白,女孩的愛已經從細胞灌入他每一個細胞。
  「有甚麼辦法,山竹已經不能進口了啊。」他說,巧笑倩兮的容顏滿溢著空無一物。


[既然碰了我就別再把手抽走。]

  原以為自己會被煮沸,從肌肉纖維開始,再到神經系統,五臟六腑,深入每一寸骨髓,腦殼,然後心跳,一片天旋地轉的眩暈裡唯獨神智依然清醒。
  他還聽得見門把被輕聲扭開的響,還感受的到拂動窗簾的流;睜開眼睛,他能看見女孩滿眼吞吞吐吐的憂心。三步併兩步跑過來的身影帶著原以為已經失去的淡香,玖鏡才後知後覺他原來並沒有失去嗅覺。
  原來就不覺得可以瞞的過她,只是菲黎真的帶著滿臉慌張趕過來玖鏡還是感到幾分愧疚。
  索性就甚麼都不說了,相對冰冷的肌膚感觸扯著他的感性粗暴的脫離幽囚自己的沉重水沼,女孩的臉幾欲發言又將所有牢騷拆吃入腹,皺著滿臉憂心只問他想不想吃點東西。
  他沒有說話,被擅自理解做已經連言語的力氣都病的失去,他並不怪她。

  而在菲黎收回那隻冰涼的手之時,玖鏡只覺得燒灼自己的熱度又升了幾度。
  曾有過接觸的溫暖,就再也回不去不記得冰冷時候的模樣了。


[挖開血管看見的也許不是紅色]

  愛一個人,就是把心放在一個人身上;但那個人不一定可以成為你的家。
  但是思念所在之處即為歸所,那麼思念我,成為我的歸所。



〖FIN...?〗



雖然打了問號但真的是沒有了。(強調)



對內文來說好像很重要的說明:

山竹指的是璟嵐,石榴指的是菲黎,雖然內文沒有提及,不過璟嵐是支解(拆開)菲黎內在幫助玖鏡了解這個女性的人之一,所以才說是共犯。
璟嵐知道玖鏡已經開始愛上這個女孩,所以才說她已經無法了解玖鏡在想甚麼。

有沒有過被別人碰觸到肌膚,才發現其實自己的皮膚的溫度相對於對方是稍微低一點的這種經驗?
筆者是容易過敏的人,很多次因為這種瞬時的溫差導致身體產生了「啊我好冷」的錯覺,而打噴嚏。
這邊我只是想表達:本來在你碰了我之前我並不覺得冷,但是被你碰了之後就回不去那個時候的感覺了,所以不要放開我,嚷我覺得冷。

其實是痲痺的一種。
對於孤單,對於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