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9日

【話外】Galaxy



  那是一個女人,做為GAY的自己裡當不會對她產生任何性趣,這是他們合理同居的最佳理由。

  「你是GAY我是T,再也沒有比你更適合的同居對象了吧?」女人吸著菸,對你伸出來的手帶著友善以及調皮的笑意。
  就算心裡明白對方的考量必然也是如此,但是真的問起的時候得到女人這樣的答案你仍然覺得哭笑不得。說到底你們是被同一對情侶分別失戀的夥伴,就這麼莫名其妙的開始同居之路不論從哪個角度看上去都無比弔詭。

  握上那隻一如認知中女性素有的溫潤柔萸,你鬼使神差的補了一句。
  「會介意我帶男人回來過夜?反正你對他們不感性趣。」

  雙手仍然和你交握的女人列嘴笑笑,取下嘴裡叼著的煙就要朝你的手背上撚下去。
  「當然,我不會介意的,不過你也別對我帶進家門的女人發情啊。」


Galaxy




  事後嚴決感嘆練舞的女人手勁大的不可思議,那次的調戲導致男人的錶帶上一圈焦黑的友誼正名(無誤),他半是自嘲自己何必嘴賤,同時也發現這個看似開放的女人其實意外的保守。
  至於彼此的男人女人,他們都明白這不過難笑的自嘲,失去了賴以維生的另一半,誰有心思可以鍾情他人,他們都不是這樣輕浮自欺欺人的傻子。

  男人摩娑嘴唇,在客廳裡看著忙進忙出的女人短暫的失去思考能力。
  「雅啟,妳從剛剛開始就幹嘛啊?」

  從進門開始雅啟就從門口開始將身上一件件的外衣脫了扔掉,滿地的圍巾羽絨衣毛衣襯衫牛仔褲發熱褲丟的到處都是,最後那個有著曼妙身材但是畫妝前其貌不揚頂多算是清秀的女人,只穿著一件薄薄的發熱衣和就算在GAY眼中看來仍然很性感的蕾絲內褲,一下子收拾自己亂丟的東西,一下子開冰箱,一下子回房間(嚴決聽見衣櫥被粗魯的拉開又關上的聲音),最後踱出來在客廳靠近廚房的地方搔著頭發呆。

  「這嘛、誘惑你囉?」被這樣一問,雅啟起初一愣,後極盡風騷的回眸一笑,右手相當刻意的輕輕勾起內褲的邊緣對著顏決調整角度。

  嚴決被這樣的舉動震懾的失去反應能力。

  嚴決從來就不認為雅啟漂亮(真的要說的話她那個拋棄她的「前」女友菲黎長的還更正一點),但就是眼前這個只勉強搆的上清秀邊緣的女人,與其說是清秀不如說是英俊的女人,總是給自己男字氣概這樣形象的女人,總是氣勢凌人相當有個性的女人──那樣拙劣的勾引竟然令自己一瞬間覺得很性感。

  短暫的沉默過後嚴決爆笑出聲,雅啟手叉著腰屁股一扭。
  「怎麼,有規定T不可以勾引GAY嗎?就算長的不怎麼樣我可是很有自信我的技術很好體力也很好,最重要的是我的身材很好,不是嗎?」

  「拜託別鬧了。」嚴決笑著擦去眼角的水分,起身越過雅啟的同時搓亂對方的頭髮。
  「要是不想煮又懶得出門的話,我還是知道幾間不錯的素食餐廳的好嗎。」

  嚴決的聲音不受門板隔閡依然清明響亮。
  「快去穿條褲子吧,我們一起出去吃?」

  「哦哦?想把我了嗎?男公關。」
  光聽聲音也知到門板後的嚴決正在換衣服,說到底只穿一條運動長褲就在家裡晃來晃去曬肌肉的男人實在沒有資格說她衣衫不整,雅啟也不是很介意他這樣。
  畢竟美麗的東西人人稱羨,她還是很喜歡欣賞男人的八塊肌的──也許就跟嚴決動不動盯著自己的裸腿裸背看的兩眼發直是同樣道理。

  「嗯──」思量的鼻音伴隨著開門扇起的風,雅啟雲亮的美目注視著男女身形差距的迫近,微微仰著頭注視將自己扣在牆壁上的男人。
  「不錯,我是想把妳,不過也要看妳賞不賞光囉?」

  對此雅啟的回應是抬手將男人剛毅的俊臉左右扯開,笑得很快樂。
  「三八。」



  男人撫著被捏痛的兩頰(這女人下手到底懂不懂輕重?),心裡腹誹著他好像一直忘記告訴自己的同居人自己其實是bi,只是相較於女人更喜歡男人所以自稱GAY而已。
  男人面無表情的想東想西,大無畏的站在房門口盯著女人曼妙的屁股一直看。




〖人物介紹〗


紀嚴決:玖鏡的對象(第一個男人),只會在3124的前提裡出現。
    菲黎(24)想得到玖鏡(31)的難關之一。

宮雅啟:菲黎的女人(台韓混血),只會在2431的前提裡出現。
    玖鏡(24)想得到菲黎(31)的難關之一。



原則上這兩個人是分別出現在兩條不同的故事線上,筆者只是想這兩個如果湊在一起會變成怎麼樣。但是當然是不會再一起的了,這邊還請大家理解成嚴決對雅啟產生性趣以外的興趣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