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2日

狀況劇場 天冷有你~

小組【手冷/十指交扣】


  等在樓梯口候著菲黎收拾完畢一起放學是不知不覺就被養肥了的習慣……說起來其實也沒什麼不好的──就是要應付那些八卦的問候有些煩人而已。玖鏡對著隔壁班的同學微笑揮手招呼寒暄,輕車熟路的避開可能會問到自己在等誰這樣的問題,儘管有些不耐煩仍然能夠維持一點都沒有龜裂的笑臉。

  「啊啊啊啊────!!!」
  然後一雙就算在冬日向晚中仍然過分冰冷的手冷不防地按上來,在他神遊四海的時候惡趣味的貼上後頸,理所當然換到學園王子的一聲淒厲慘叫。
  罪魁禍首的菲黎只是偏了偏頭,奇怪對方的反應為何如此之大。看對方那樣也大概有了自己等下大概會挨罵的底,所以玖鏡在慘叫過後怒視過來的表情她並沒有太大意外。

  「妳的手怎麼這麼冷!」
  玖鏡冷不防地竄住那雙造孽過後還僵在原地的手,觸手一片冰涼,冷得像是這種冬天裡洗手的感觸;於此同時那對俊俏的眉毛隨著主人的情緒起伏正開始聚集商討起打架事宜,玖鏡乾脆的兩手都抓起來以自己的掌心覆之,反覆的試圖將自己的溫度熨上去。
  「欸,說話啊,為什麼這麼冷,妳會冷的話為什麼不多穿一點。」

  如此直白迫切的關心讓菲黎無法反應的一愣一愣,呆呆地順著對方的話開口。
  「因、因為不喜歡褲襪貼著大腿,不舒服……」

  「蛤?所以妳『又』只穿大腿襪?」
  玖鏡惡狠狠地盯著菲黎裙襬底下遮蔽的部分,料想底下會是怎麼樣涼颼颼的狀態,手都可以冷成這副德行推斷菲黎的兩腳大概已經都要凍出屍斑了吧(言重)。若非這裡還是人來人往的樓梯口,玖鏡深深覺得自己大概會無視菲黎的個人意願逼她穿運動長褲吧。他重重的揉臉,收回有些不恰當的視線。
  「今天就那裡都別去了吧,我等下先買個暖暖包給妳。」
  說著,他一邊拔下自己手上的右手套套在菲黎手上,一邊握緊了另一支空著的左手,塞進自己口袋裡,同時也順手拿走菲黎手提的包包背上肩頭。
  「在那之前就先這樣吧,看妳這樣我都覺得冷了。」

  菲黎靜靜地凝視過去,玖鏡撇開的側臉有著微微的赧紅。
  她微微笑起來。

  「那我要這個就好,不要暖暖包了。」







大組【舌頭冷/喇幾】


  知道菲黎並不是不會料理,到底一個人生活了這麼多年,總是具備一點基礎的生活能力的,只是太習慣自己下廚的壞處就是好像也就沒什麼機會可以享用別人的親手料理,最不幸的莫過於就算有機會可以享受但整體畫面卻讓看著的人不好受,這點了……
  玖鏡有些無奈地替菲黎再倒了一杯稍涼的冰開水,遞給對方的同時順手揩去對方痛出來的眼淚。
  「再,冰敷一下吧,吶?」

  二話不說搶過水杯的菲黎鬱悶著臉將舌頭泡浸水中,試圖緩解黏貼在舌頭表面的刺麻感。
  說到底菲黎是貓舌頭不是新聞,不過會興奮地忽略這整鍋泡菜鍋是又辣又燙的她自己的傑作,且她準備入口的肉前一刻還在鍋裡燒著滾這點……看來是真的很喜歡泡菜啊。
  玖鏡靜靜地凝視玻璃杯裡放大又彎曲折射了又折射的嫩色,緩緩的深了眼色,放下湯碗。

  「要不要考慮用冰塊?」他問得很認真,只是詢問的同時也就無視回應的站起到冰箱裡取了冰塊來。理所當然得到菲黎的白眼──萬幸哉她還捨不得舌頭離開水的庇護因此沒有抗議。
  「那讓我把冰塊丟水裡吧,這樣會更涼一點。」手拿冰塊的玖鏡親切而飽含善意地說著,滿臉寫著都是『我這都是為了妳好我也是因為擔心妳……(ry)』等;雖然太過熱心以至於看來有點可疑,但舌尖上的疼痛始終沒有因為這點冷度而有所緩解的菲黎還是動搖了。

  要照他的話做嗎?思考的當中菲黎歛下視線注視杯口的範圍,以及水面底下自己還感覺發熱發痛的舌頭,卻發現視線邊角的玖鏡有了奇怪的動作──然而等到菲黎發覺不對抬起視線,已經是對方溫和的搶過水杯另一手捧過來,同時游魚一樣將唇舌送過來堵住自己抗議的時候了。

  ────好冰!!!

  玖鏡送過來的其實不只是自己的唇舌,還有含在口內正在兩人之間交換移動的冰塊。那冰塊是在對方嘴裡待了多久呢,跟著炙熱的親吻渡過來的冰塊已經少了稜角,甚至那對本應溫暖的嘴唇都在冰雪浸潤下顯得略略微涼,唇齒斯磨中菲黎可以感受到玖鏡是真的在顧慮自己的舌頭(雖然選擇這樣的做法必然是有私心),每一寸的接觸都小心的不直接接觸受傷的部分,在舌頭上滾來滾去的永遠只有那塊逐漸消融的冰塊。
  交換呼吸中彼此唾液冰冷彷彿火燙咽入喉嚨,一股不屬於這個空間的火正在緩緩的生成,而後玖鏡鬆開了這個親吻,惡趣味的舔了菲黎有些發腫的嘴唇。
  「下次小心點,吶?」

  「吶你妹啊!」
  菲黎只覺得自己怎麼沒有把那鍋泡菜掀翻在玖鏡笑的很噁心的臉上。
  對於舌尖上的疼痛獲得良好的改善隻字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