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0日

狀況劇場 Wake N Shake



狀況劇場 Wake N Shake
http://news.gamme.com.tw/420758


Side 2431

  所謂休假,其精華就在於可以睡到自然醒,悠悠哉哉的吃個早午餐,然後打屁摸魚喇賽鬼混一整個下午,把晚餐並著消夜一起吃完之後在鬼混半個晚上最後舒舒服服的上床睡覺。
  平時動不動就被工作時間壓榨的不成人形,偶一為之這樣的休假多愜意啊。
  只是這世上就是有人見不得窮人好。

  所以當音量足以把死人嚇活的恐怖音量毫無預警的在菲黎耳邊炸開的時候,她唯一能做的反應就是一臉驚恐的從床上跳起來並差點把自己摔下床。

  接著對於一個美妙的假日就這樣被活活捏死的早晨充滿幹意。
  菲黎煩躁的翻過玖鏡把他臉邊的手機拿起來(這傢伙怎麼睡的這麼死(怒),卻發現對方的手機的鬧鐘是一款生來折磨人的APP程式。
  螢幕上醒目的Shake字樣以及量表已經說明了這是一款如何猥褻的APP,菲黎半帶嫌惡半是意外地看向枕邊依然睡得香沉的玖鏡,毫不留情的搖醒他。

   菲黎認識的玖鏡素來是淺眠的人,這樣震天價響的噪音都沒能吵醒他,連日來青年到底過著如此非人的生活把自己累成這樣——話說回來既然都已經累的可以睡的 跟死了一樣幹嘛不記得取消鬧鐘這傢伙白癡嗎?越想越覺窩火的女人叫醒人的手便越來越不知輕重,煩躁指數同噪音綿延長度成正比換算成菲黎搖晃玖鏡的力度,青 年幾乎要被「揉」下床了才睡眼惺忪的撐開眼皮。

  女人惱火的一扔就把手上的噪音源摔到青年臉上,硬殼的保護套扣在印堂留下親吻的紅痕。玖鏡輕撫被砸痛的部位。鏡黑的雙眼一瞬間閃過腦火的怒意,然而很快就進入狀況的青年拿起砸來的兇器自知理虧的坐起身,毫無怨言的開始「關鬧鐘」。
  面對認份的玖鏡,菲黎實在很難再對他發脾氣,只是看明顯還愛睏而遲鈍的青年用難以形容的龜速「撸」那隻手機她就覺得彆扭,且不提照這樣龜速它到底什麼時候才會被關掉,畫面整體也太蠢了?

  ──試想一個睡翹頭髮的美青年衣衫不整睡眼惺忪的撸管(手機)?
  那差不多就是菲黎看見的畫面了。

  「這麼慢是要撸個鳥?」

  「它又不是我的鳥……」

  「是你的鳥會撸的比較爽比較快嗎吼唷我幫你啦。」


   菲黎真的沒有心情跟玖鏡繞在這種性騷擾話題上打轉,美好的假期一去不復返的憤怒以及高分貝的噪音持續轟炸的煩躁再看見困乏的青年撸手機的龜速之後以金融 海嘯股價暴跌的氣勢攀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深覺自己的理性快要無法維持的女人顧不得其他,握住青年的手就開始上下捋動。
  後知後覺的發現菲黎手的位置不太對,兩秒前還跟周公藕斷絲連的姻緣紅線被豪邁的一大剪斷光光,什麼瞌睡蟲都被嚇跑了,這幾天以來玖鏡還沒有哪個時候跟現在一樣神智這麼清醒過。

  而這款APP也不愧是被稱為專剋懶蟲的鬧鐘程式,讓菲黎不得不對它嚴正以待。
  想當然爾,面對拿出真本(手)事(速)的菲黎,不管是如何的高科技也只能含淚退場。

  解除噪音警報的女人確定手機不再具有威脅性之後鬆開手,舒心的鬆口氣。
  「呼、比我想像中的容易嘛──嗄你醒啦?」
  從頭到尾都只能維持「瞠目結舌」這幾個大字的具象化的青年。好不容易鬆開被手速打上死結的腦帶,依然遲緩的注視菲黎,眨眼再眨眼。
  「都、給妳嚇醒了啦。」青年的臉很冏,來不及藏在鬢角裡的耳根張狂的紅著。

  「報應。」
  「話說,姊姊只服務這個噢。」
  出乎意料的……與其說是純情不如說是不知所措的反應讓菲黎清醒迄今的所有怨懟一哄而散,她忍著笑逼著不要把伸過去的手按在難得可愛的青年頭上,轉而拿過玖鏡手裡的手機放回床頭。
  聽菲黎這樣貌似聲明的宣言,玖鏡扒了扒自己的的鳥窩頭,長腳跨過穿透窗簾遮蔽的晨光起身。

  「不要三百兩啊這位『姊姊』。」

  看對方相當果斷的放棄睡回籠覺的選項,菲黎糾結的在早餐和美容覺中拔河;察覺這點的玖鏡湊過去搓搓菲黎的後腦勺,順勢將難得沒什麼防備的女性放倒。
  「想睡就多睡一下吧,我做早餐了再叫醒妳?」

  一直都是這樣溫柔然後替自己決定這些生活瑣事的模樣,菲黎對著玖鏡瞪過去,才發現青年俊秀的臉上躺著一雙拉下爽朗平均值的大眼袋。想數落對方幾句,對於青年淺眠難以入睡的認知,讓到口的話在舌尖滾了又滾最後還是落回腹中。
  菲黎氣淤的拉被大翻身背過玖鏡。
  「我要吃半熟蛋配吐司,全麥吐司,要烤過的。」

  「好啦好啦。」玖鏡哭笑不得的接受對方刁難的點菜,須知這個家裡可以沒有烤麵包機啊,手裡搓揉菲黎頭髮的動作仍舊未息,「咖啡還是茶?」

  「茶。」

  「幫妳加牛奶對吧?要甜一點還是一般就好?」

  「甜一點。」

  玖鏡觸碰自己的手相當輕柔,還不是很習慣這類接觸的菲黎源自本能的想避開,然這一動卻發現自己枕著的是玖鏡的枕頭,害的本想拿枕頭包起自己的頭避開手掌的女性只能鬱悶的被撫弄。
  難得溫馴的反應讓青年像是摸上癮一樣不休不息,直到菲黎不耐煩的翻身回去瞪他。
  「噯、你到底要不要去作早餐?」

  「妳難得這麼溫馴我多摸一下不可以咩。」
  話才說完的下一秒青年就得到了報應,至少看見菲黎的臉又羞又窘又惱怒的爆起青筋無數,玖鏡深深的感覺到什麼叫做造口業。他果斷的跳離爆炸範圍躲到門邊。
  「哦哦哦好啦等下再叫妳掰。」

  「嘖。」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