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31日

【話外】李玖鏡側寫

絮 


  書架上一左一右來自不同方向不同性別不同的雙手在同一時刻碰到同一本書之前率先處碰彼此溫熱的肌膚,扭過頭去卻見異常熟悉的驚訝面容。
  凝固的時間重啟前他率先露出一如既往的笑容。
  因為他笑於是她也笑,這麼多年過去,她發現她還是喜歡他一如當初。
  只是,好像,不太一樣了。

  「……好久不見,玖鏡。」


  在仿若偶像劇中出現的再會後,明明是週間卻閒暇無事的兩人毫無懸念的決定順著這樣的八股劇情繼續往下踏入了玖鏡自己開的咖啡廳裡,為著久違的重逢乾杯(以紅茶和聖代)。
  對方泰然自若的替女性拉開椅子的模樣自始如一,他的體貼他的溫柔,一直最喜歡的模樣。
  他還記得自己喜歡紅茶勝過咖啡,還記得自己喜歡靠窗的角落,甚至記得請服務生先送甜點再送主食。細心交待服務生許多事情,愛麗絲甚至覺得也許連親自點餐都是多餘的,玖鏡想必還記得她喜歡吃什麼。

  敏銳察覺到女伴的走神,玖鏡僅以笑容便使愛麗絲重新將注意力放回自己身上。
  愛麗絲鬱悶的只差沒有在送來的甜品裡吹泡泡,忿忿的戳了一大口聖代塞進嘴裡。「這麼多年過去,為什麼只有你一點都沒有變,太不公平了。」

  「其實也才五年,我更相信這是女大十八變的一環,有什麼不好呢?」
  「至少妳是真的變漂亮了啊。」

  對方說話的時候依然如故的看著自己真誠真摯,斂著眼睛淺淺維持嘴角那彎似笑非笑的弧度。愛麗絲幾乎以為那還是他們相愛的時光。
  一如既往。

  「糖衣砲彈。」
  她噘嘴,他們相視而笑。




  他對女伴驚人敏銳的觀察力而來的無盡的溫柔體貼,對女性來說才是真正殘忍的地獄。四兩撥千斤的帶過尖銳的重點,巧妙的引導話題重心。
  總是這樣,她永遠碰不到他的心。

  多年過去她也已經可以對那些溫柔的真誠體貼的虛偽一笑置之的淺淺帶過,即便玖鏡隨興的一顰一笑依然能輕而易舉的騷動愛麗絲的心湖,那又怎麼樣呢?那已經不是可以裝作不知道的程度。
  玖鏡心裡沒有愛麗絲,一直都沒有。
  事過境遷這麼久,愛麗絲才在再見的今天終於發現自己已經從那場單向的愛情中脫離,能夠冷靜的脫離戀人的身分注視玖鏡這個人。

  他像是待在離愛情很遠很遠的星球,看著一個一個稱為「戀人」的女性立足於愛情之上伸長著手卻無法碰觸自己,在注定以失敗告終的戀情裡始終維持著一貫的溫柔體貼,不針對特定人選的溫柔體貼。
  好像直到今天愛麗絲才真正明白,玖鏡並不排斥孤獨,更不覺得寂寞;一個人也好兩個人也罷,碰不到心臟的存在有跟沒有一樣,他溫柔他體貼只是為了感謝願意留在他身邊的所有人。
  提分手的時候愛麗絲就已經明白,玖鏡非常的可憐,因為這樣的他無法愛人也自覺沒有被愛的權利。愛麗絲知道,玖鏡非常的珍惜自己,那是因為玖鏡從一開始就不願意自己愛他,珍惜只是感謝那份愛。

  對玖鏡來說,那個付出愛的人是不是愛麗絲都無所謂。
  縱使對那份愛付出了與相對的禮貌以及誠意,玖鏡還是不愛愛麗絲,他並不需要排遣寂寞的管道。
  這樣的孤獨會持續很久彷彿永遠,但他從不感覺寂寞。

  瞬間的鼻酸在眨眼過後盡數消失。
  對面好整以暇托腮望過來的深藍色裡專注的只有自己的倒影,玖鏡微微的笑了一下;太過恰好的時機令愛麗絲不禁心跳加速,懷疑是否就連那一瞬間的依戀都被對面溫和冰冷的雙目盡收眼底。

  「太好了。」

  緩緩笑開的寬心也許是認識玖鏡這麼久以來,最像是個「人」會有的情緒,如此直接的表現在臉上。玖鏡的目光靜靜的落在愛麗絲自相會以來一直刻意收握著的左手上,一閃銀光的璀璨。
  意識到玖鏡在說什麼的愛麗絲近乎本能的將雙手收到桌底下,就連她自己也不明白為何要如此荒亂。
  敏銳如玖鏡,愛麗絲明白不可能瞞的過他,其實也沒有相瞞的必要;玖鏡一直忽略的,愛麗絲假裝沒有發現的──他們依然誠心喜歡彼此,但也只能是喜歡。

  單向的愛情沒有結果。

  「不用覺得對不起我,愛麗絲。」
  深藍色的目光斂斂,瞳底的心緒既是寬心亦是欣喜。
  玖鏡走至愛麗絲的身邊單膝著地,生怕驚擾小動物的溫和,牽起繫著終生約束的左手,輕輕握在掌心。在那對海深的雙眼包覆之下,愛麗絲費盡全身力氣才不至於在前男友的面前難看的哭的眼淚斷線;玖鏡撫過臉龐一一拾起那些水源的動作數年如一日,他的溫柔他的體貼都不是專屬於自己的東西。
  愛麗絲逼自己不要去看也不要去想,她多年來渴望佔有的這個人,從來就沒有為了自己改變過。

  認識前交往時分手後,她可以預感未來漫長的人生裡玖鏡仍然會這樣的孤獨這樣的溫柔,近乎絕望的一個人一直走下去。他可以一個人也很好,但那並非是那樣的好。
  至少會有自己,會有一個叫做愛麗絲,曾經無比愛過他的人為著玖鏡這個存在感到無比心疼。
  她想起分手時玖鏡最後對她說的話,溫柔的將那份戀心以荊棘包覆,心疼是淬煉出的血水溶解成眼淚。
  「謝謝妳曾經愛過我。」

  緊緊的篡著左手的約束,愛麗絲無比真誠的希望,能在未來的某一天看見玖鏡由衷愛上某個同樣珍惜他的人,至少人生的路上不要徒留他一個人感受那些她未能理解的絕望。
  她虔心祈禱,會有這樣的一個人出現。